德国议员:美国抢我们口罩 简直是“当代海盗”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

他表示,世卫组织正在对麻省理工学院和其他机构的新研究进行评估,将在未来几天内举行会议讨论是否修改关于戴口罩的建议。

然而,在非常时期,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截至2020年3月27日,所有50个州、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19紧急状态。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征用财产。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作者们在文章中也再次强调,联邦政府和美国CDC应该更有作为。包括政府放弃一些医疗监管要求以促进获得及时批准,让实验室开发的检测试剂盒更容易被投入使用,进一步允许私营企业生产所需物资等。最后,CDC可以对已知接触或出现COVID-19症状的人实施跨州旅行限制。

福奇在发布会上说,保持社交距离措施得以执行,他在首都华盛顿外出散步时,看到人们等候打包食物时保持了2米间距。“在这般清醒和艰难中,我们会取得进展。”

特朗普在通话中说,他希望观众尽快回到体育场馆的座位上。“我希望球迷们回到场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我们尽快。”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特朗普在白宫每日疫情发布会上警告,美国即将进入“非常可怕的时期”,将看到“一些非常难看的数字”。

4月2日,《自然》杂志发表的一项德国研究称,在对德国9例新冠肺炎成年患者进行分析后发现,新冠病毒在感染初期,上呼吸道有大量病毒复制和脱落,也就是说,患者上呼吸道复制活跃,病毒可能在症状出现后的第一周内 “排毒” 水平较高。其中2名早期肺炎症状患者在症状出现10天后,其痰液中仍持续有大量病毒脱落。症状消失后,痰液中仍能检测到病毒核酸。这也印证了此前学者发现的 “轻症患者具有传染性” 的结论。